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侦探资讯 > 文章正文
侦探资讯
泰州婚姻调查:婚前艳遇不是每个人都能享的福
发布时间:2021-02-21 16:31:51 浏览量:98 来源:http://tzdc.yongsheng88.com

泰州婚姻调查我前段时间差点做了错事,还好悬崖勒马。现在想起来,多少有些后怕。

  那天,我犹豫了很久,终于把晓露(化名)约了出来。见面时,我感觉晓露非常高兴,也特意打扮过。大概,她以为这又是我们之间的一次约会吧。可惜我告诉她,其实我已经有未婚妻了,正在筹备婚礼,所以,我们不可能有将来。我刚说完,她就愣住了,马上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,不住地说:“怎么会这样?”我看了也非常不忍心,可是,我知道,自己已经做错,不能一错再错。

我之所以会下这个决心,是因为我表姐的一番话。当时,我把与晓露的事情告诉了她,她问我,如果女朋友晓琴(化名)背着我与其他男孩子玩暧昧,我是否会难过?然后她又问我,如果晓琴知道了晓露的存在,并因此要离开我,我是否接受得了?我想了一下,发现自己不能接受。这时我才意识到,晓琴在我心里的地位是无人能够替代的。我这决定向晓露坦白一切。

  与晓露谈完后,心情虽然不好,却也有种说不出的轻松,因为我发现自己终于可以重新坦然面对晓琴了。这样的感觉,其实挺好。

  我享受着美女的倾心

  3个月前,我正在筹备与晓琴的婚事。晓琴是我初中同学,从那时起,我们就一路在一起,可谓青梅竹马、知根知底。这么多年的相处,套用一句台词,我们之间早已经像左手握右手,虽然习惯,但已缺乏激情了。

  那段时间,晓琴整天忙于做婚礼DV、手制喜糖、出去采购东西等事务,我们见面,她的话题也整天围绕着:“你那个酒店去看过么?”“这个婚礼策划公司联系过没?”……我听了觉得很厌烦。说实话,对男人来说,结婚并不是件那么美妙的事。不说那么多婚礼琐事,光是想想结婚以后就要失去自由,再不能与一帮朋友们出去随便玩、再不能与异性走得太近、再不能整晚打游戏……就觉得真是得不偿失呀。晓琴还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些所谓的丈夫宣言:“老婆的话要听得、老婆的气要受得、老婆的打要挨得、老婆的骂要忍得、老婆购物要扛得、老婆的洗衣板要跪得……”听得我是一个头两个大。心情郁闷之下,一听说公司组织春游,我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了。

  我们一大帮同事都是年轻人,从上飞机开始就说说笑笑、热闹不已。而我在说笑之余,不禁注意到了坐在我们旁边的一位女孩子。她独自捧着一本书安静地坐着,虽然从外表看未必多么美,但好像有一个气场,让人不得不注意她。巧的是,下了飞机后我发现美女居然与我们住在同一家旅馆。于是,找了个理由,我就上前搭讪了。

 原来美女叫晓露,是个在读研究生,正利用假期独自旅行。见她一个人,我就把她邀请到了我们的队伍中。而我,无疑成了她的护花使者。说起来,同事们都知道我要结婚了,所以,我在举止之中,总是非常注意,不希望落什么把柄在别人眼中。没想到我的这番刻意,在晓露眼中反成了绅士风度,倒令她对我愈发倾心。于是,一周旅游结束,晓露看我的眼神已是脉脉含情。当然,我始终没忘记自己有个未婚妻,可是,有一个你颇有好感的女孩子喜欢着你,是男人都会有些得意吧。我觉得自己很享受这个过程,于是,就这么默许着。

  未婚妻的警告让我悬崖勒马

  回到上海后,晓露每天都会给我发短信,而我也几乎每条必回。我当时暗想,就把这当作婚前最后一次艳遇吧,于是几乎每周都会去晓露的学校一次,陪她吃个饭、散个步,有时一起去看场电影。但我从没有任何逾越之举,我以为,只要自己不做出实质性的出轨举动,那么对晓琴也算有交代了。

  一段时间交往下来,我发现晓露真是一个非常单纯的女孩子,因为一路用功读书,几乎没谈过恋爱,所以,当她有一天鼓足勇气对我说,我是她第一个爱上的异性时,我吓了一大跳。我突然意识到,自己这样的行为,对晓露非常不公平。那天把她送回学校之后,我一连几天都没联系她。晓露急了,以为我出了什么事,于是拼命给我发短消息,有好几次差点被晓琴发现。我与平时不一样的举动,多少让晓琴有了点察觉,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我:“是不是有什么偷食举动怕被我发现呀。”我心一惊,于是我也半开玩笑半试探地问她:“老婆,如果我真的偷食了,你会怎么样?”她瞥了我一眼,淡淡地说:“如果我不知道就罢了,如果被我知道,我一定把你甩了!”我知道,她说的话是真的,她就是那种宁为玉碎、不为瓦全的性格,一切都追求完美,一旦发现我有什么出轨行为,她很可能会离开我。

  于是我知道,自己这样下去不行了。这是一个危险的游戏,其结果可能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于是,我把自己的烦恼告诉了表姐,也在她的提醒中,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做。

  现在,我觉得自己很平静。其实,男人结婚是件挺好的事,好像船只找到了停泊的港湾,在外面漂泊得累了,就能到家里休息。而艳遇,虽然刺激,但终究不能永久停泊。只是,我对不起晓露,唯愿她能早日找到适合的那艘船,而我,只是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罢了。